Jess鸩翼

初三少女,非你勿扰

【念吾弟】『养成女装play』

第二章 感谢喜欢我的文的小可爱们,笔芯(●'◡'●)ノ❤ 手速慢,希望大家不要嫌弃

准备好了,咱们就走起y( ˙ᴗ. )耶~

女装养成兄弟骨科,你值得拥有

(不喜慎入,左滑跳过)

(文风逗比,不喜勿喷)

和弟弟丸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,他显得有点不安

『怎么了,弟弟丸?』

『啊,啊没有什么,』

弟弟丸慌张地摆摆手,继而低下头闷闷地说道,

『今天是兄长的生日,我都没有准备什么礼物。』

看着弟弟丸像一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,用手搅着衣角,使一本平整的衣角变得皱巴巴的。我的手不受控制地揉乱了他服帖的发丝,对红着脸的小孩道

『我有一个好的礼物,但是要弟弟丸配合哦!』

在弟弟丸询问的眼神中,我勾起了嘴角,在他耳边道

『秘密。』话毕,在他的脸颊边留下了一个吻。

『兄,兄长,我叫膝丸,请不要叫错我的名字了!』弟弟丸红着脸对我说到,我牵起了弟弟丸的手,轻轻的啄了一口道

『知道了,脸红丸。』

PS:弟弟丸脸红的样子真好看 (*´﹃`*)

------------------回到家------------------

我从房间里拿出一个精致的粉红色口袋,把它交给弟弟丸笑着说

『去换吧,我在这里等你。』

顺便抬手揉乱了弟弟丸的头发,看着他顶着一张红脸走回自己的房间,我靠在沙发上想象着弟弟丸一会儿出来,会是什么样子。过了一会儿,弟弟丸从门缝里探出了脑袋红着脸说

『兄,兄长,我,我不会穿。』

我起身向他走去,揉了揉他的头发,在他的脸颊上落下了一吻,道『没事,我帮你穿。』

我推开门,看见弟弟丸用一张毯子裹在身上,坐在床上等待我帮他把衣服穿上。袋子里的衣服零零散散的铺了一床,而肇事者正红着脸,把自己裹在被子里用他那一对湿漉漉的眼睛看着我。我叹了一口气,吻上了他的额头,开始帮他穿衣服

(不要问我为什么不写具体过程,因为我很多年没有穿过裙子了,所以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写)

-----------------忽略穿衣过程--------(*´﹃`*)

这一章到这里就已经结束了,我的不定时更新,加上持续性懒癌,导致我的文无限难产,过着没有人催更的快乐日子,但是相信我,会有肉的(*´﹃`*)

【念吾弟】『养成女装play』

一个新的脑洞,之前的坑没弃,说了的肉会有的一定会更的(虽然真的没有几个人看)

女装养成兄弟骨科,你值得拥有
(不喜慎入,左滑跳过)
(逗比文风,不喜勿喷)

我叫髭切,今年六岁,我有一个温馨和睦的家庭。然而,我妈今天就要生了。

---------------时间分割线---------------

八个月前的某一天,我妈告诉我我马上要有一个妹妹了,真的是把我高兴坏了。但是谁能告诉我,为什么我的妹妹是带把的???虽然不是个妹妹我表示很伤心,但是好在弟弟还是很可爱的嘛。

-----------------一个月后----------------

当我妈和我爸簇拥着一个白嫩嫩的奶团子回家的时候,我突然觉得有个弟弟也挺好的,而且弟弟那么可爱,可以培养成隔壁鹤丸说的女装,嗯,女装大佬,对,就是这个。

-----------------又一个月后--------------

奶团子被取名叫了膝丸。。。好像是吧。而且他终于会说话了,说的第一句话还是哥哥,心里面突然有一个地方被戳到了是什么回事,但是弟弟丸真的很可爱啊,好想亲一口啊(*´﹃`*)

----------------一年后---------------------

弟弟丸终于会终于会走路了,每天我放学回来弟弟都会跑过来要我抱。弟弟丸软软的,肯定很好吃(*´﹃`*)

----------------七年后----------------------

今天是我十四岁生日,爸妈都不在家,所以今天,我要搞一波大事

。。。

没了

。。。

具体搞事内容下章见 @章鱼鱼鱼鱼鱼 来吧皮卡丘

落花(是的,我又回来了)

       堀川清了清嗓子,开口道:“是这样的,昨天晚上我们不是溜出去喝酒了嘛,然后兼桑就有一点喝醉了的样子,”“阿西,国广那件事就不要再提了!”和泉守兼定脸一红,有点生气地说道“啊!不好意思啊兼桑!但是喝醉了的兼桑真的很好看啊!”堀川笑了笑,继续说道,“蜂须贺桑去上了个厕所,回来的时候,看见了一个女士倒在长曾祢大哥的怀里,但是长曾祢大哥没有推开她,结果她在长曾祢大哥的羽织上留下了一个唇印,然后蜂须贺桑就生气了,长曾祢大哥哄了他一路都没哄好。”“但其实这不能怪长曾祢大哥,谁让对方是女生,推开有损新选组刀的风度。”和泉守兼定附和道。“喔~原来是这样啊!”鸩翼点了点头,让堀川把新选组另外三刃叫过来,密谋如何让长曾祢和蜂须贺和好(没错,这个本丸的阿路基就是这样不羁放纵爱搞事)。       半小时后,第四部队的集合铃声响了起来,新选组五把刀和蜂须贺虎彻在审神者的部屋外等待安排,鸩翼从房间里面出来笑着对六刃说:“麻烦大家出阵一次本能寺吧!要小心检非哦!”随即,一道金光笼罩了六刃,将他们传送到本能寺。然后,他们第一个点就遇到了检非爸爸...( _ _)ノ| 。于是双方就开始了一场血战。但是无奈阿路基脑子有坑(我:???),没有安排远战兵,于是当对方的铳兵打过来的时候,蜂须贺虎彻想躲却已经来不及了。然后,一个宽厚的身影挡在了他的面前(日常言情小说套路),为他当了这一击,刀装全无(心疼一下我的金球球)。还未来得及做什么,对方的枪就已经打了过来,纯白的羽织在阳光下飘扬,蜂须贺虎彻看着眼前的刃,失声喊到:“赝品!!”“长曾祢大哥!!”新选组另外四刃解决了对方,大声喊道。大和守安定按下传送器,随后六刃便被一道金光笼罩,回到了本丸。新选组四刃帮助蜂须贺虎彻把长曾祢虎彻抬进了手入室,安慰了几句就离开了,蜂须贺虎彻在门外焦急地等待,然而并没有看到四刃离开时一脸搞事的表情。“明明那么担心,却还是不愿意说啊,”鸩翼从柱子后探出头来,叹了口气,对 一旁的鹤丸国永说,“为了让他们和好,真的是麻烦啊!”
       手入完成后,蜂须贺虎彻坐在长曾祢虎彻身边,一只手牵着长曾祢虎彻,另一只手玩弄着他的头发,闷闷地道:“不是说好了要保护好自己的吗?为什么又要伤得那么重。”
      未完待续
下一章就要开车了,露出姨母般的微笑 @章鱼鱼鱼鱼鱼

落花(在学校偷偷摸个文)

      鸩翼在房间里想了一会儿,拉开门就看见一只准备吓她的鹤球,鸩翼径直走下楼,“鹤丸国永,你再吓我,看我怎么收拾你。下来集合。”鹤丸国永抖了一下,跟着下了楼。
        “大家好啊!”“阿路基大人好!”鸩翼看着气氛不对的两个人,拉来了一旁的鹤丸问到“二姐是不是又和虎哥吵架了?”鹤丸无奈地点点头,小声地说道“还不是因为昨天新选组那五把刀带着蜂须贺溜出去喝酒了,结果长曾祢大哥那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昨天回来的时候发了好大脾气呢。”鸩翼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,安排了内番就回到了自己的房间。
       内番时间,鸩翼躲过所有人(刀)的眼线,其实根本不用躲,毕竟都在秀恩爱好伐!于是她就这样光明正大地来到了土方组的房前。纸质的门被哗的一声拉开,里面正在动作的两人迅速的分开,只见和泉守兼定红着脸抱怨到“阿路基sama…你进来之前好歹敲一下门啊!”一旁的崛川国广倒是笑着问到“阿路基sama,有什么事情吗?”鸩翼收起姨母般的微笑,冷静了一下,严肃地问到“你们昨天晚上……”“阿路基sama,对不起,我们再也不会了!”鸩翼看着眼前两个紧张的付丧神,笑到“没有因为这个要责怪你们,”两位付丧神的脸色稍微好点了,却又听见审神者生气的声音,“但是,你们居然不带我去玩!这太过分了!你们自己想想应该怎么做!”两个付丧神对望,堀川小心地开口道“要不,我们告诉你蜂须贺和长曾祢大哥怎么了吧。”说罢,还心虚地瞟了一眼审神者“果然还是堀川懂我啊!快说,不要漏过任何细节!”
未完待续
哈哈哈哈,拖延症晚期的我居然又码一篇文,觉得自己真的是太棒了 @章鱼鱼鱼鱼鱼 要开始准备把肉腾上去了( ̄y▽ ̄)~*捂嘴偷笑

落花(小学文笔,不喜勿喷)

       没事找事形开坑,本丸日常
       鸩翼(审神者)停下手中的笔,将头伸出房门,确定四下无人,熟练地锁上了房门。摸出手机,联系上四个好友,见无人回应,便点开了刀剑乱舞。突然,光9线变强,鸩翼手忙脚乱地将光线调为暗,却发现自己站在一座古宅前,伸手推开大门却发现里面是另一个季节。鸩翼走了进去,正四下观望,门突然被关上了。鸩翼警惕地转过身,一个白影窜到了她的面前,“啊”地大声喊了出来,鸩翼一个过肩摔,将他的手反锁在身后,白影委屈地说道:“阿路基,我错错错了,放放放手啊!!!”“你再吓我,我现在就把你从近侍的位置上刷下去你信吗?”鹤丸国永用力挤出几滴眼泪,委屈地道“阿路基,我真的错了。”鸩翼楞了一下,“我现在在哪里?”“本丸里面啊!阿路基,你该不会是傻了吧!”“鹤丸,带我回去。”
       鸩翼坐在椅子上,努力回想着之前发生的事情。自己不是在家里面吗?怎么就到了自己的本丸里面,明天还要考试啊!!!“啊啊啊啊啊!!!”少女的声音划过寂静的天空一众刀男停下手中的事情,懵逼地望向声音的源头,只见鹤丸国永一脸被吓到了的样子。今天的婶婶看来依旧是个废婶啊。
小甜文的不定时更新,各种cp强势出镜,有车,我保证。
@章鱼鱼鱼鱼鱼 我做到了,I did it